特价圈
特价圈首页> 心得分享> 券商投行收入暴增难掩4乱象:保荐人只荐不保
券商投行收入暴增难掩4乱象:保荐人只荐不保
人气: 特价圈达人:高炯 发表于:2014-04-24
券商投行今年上半年承销收入高达82.5亿元,已达去年全年的147%

券商投行今年上半年赶赴了一场名副其实的盛宴。

去年6月IPO重启以来,伴随主板,特别是中小板、创业板的扩容加速,券商投行收入水涨船高。《证券日报》金融机构中心和WIND统计数据显示,仅今年上半年券商承销收入高达82.5亿元,其中,首发承销收入77.4亿元,占比达93.8%。而去年全年券商的承销收入为56.1亿元,今年上半年券商的承销收入已是去年全年的147%。

然而,券商投行收入的暴增难掩背后的四大乱象。这主要表现为,承销收入与超募资金挂钩,超募比例居高不下;两成次新股业绩变脸,保荐人只“荐”不保;券商直投暴富遭到质疑;券商保荐代表人违规持股产生的PE腐败问题浮出水面。

一位券商投行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券商投行业务中的一些问题其实在以前就已经存在,只不过是报道得少,没引起人们的关注。今年IPO的急速扩容,问题暴露得比较多,媒体的报道起到了放大的作用。实际上,监管层一直直面问题并出台相关措施,譬如新股发行的系列改革,对违规券商或保荐代表违规的处罚等。

承销收入与超募资金挂钩

券商与公司热衷超募“游戏

另据统计,自去年6月IPO重启至今年8月底,共有329家公司在沪深交易所挂牌上市,募集资金达5142亿元,其中319家出现超募现象,超募资金规模达到1961亿元,超募比例达到61%。

从三大板块看,沪市主板的超募比例只有26%;而中小板预计募集资金731亿元,实际募集资金1634亿元,超募比例高达123%;创业板预计募集资金257亿元,实际募集资金747亿元,超募比例高达190%。

超募比例一直居高不下,有其深层的内部原因。首先是上市公司有利益诉求,其次,券商的承销费用与超募金额挂钩,再加上私募股权投资的收益与高市盈率息息相关,于是超募就成了各利益方共同的选择。进而,形成了超募资金的套路,即压缩股本规模——抬高每股收益——高溢价发行——获得超募资金,套路简单易行。

目前,国内投行的承销费率已与海外水平接近,大型IPO项目承销费率为2%-3%,中小型项目约4%-5%。一券商投行人士表示,对超募资金部分,券商与上市公司会另外达成协议,承销费率一般高于5%,不少券商对IPO项目超募资金部分要收取5%至8%的承销费。

今年上半年费率最高的项目达到12.29%,比如今年4月上市的中小板企业双箭股份实际募资6.4亿元,保荐承销商华泰联合证券获得承销收入7867.2万元,费率为12.29%。而今年上市的创业板企业中,费率最高项目是招商证券保荐的赛为智能。

在如此高的利益诱惑下,券商与公司自然对超额募资乐此不疲。

两成次新股业绩变脸

保荐人只“荐”不保

据不完全统计,有59家公司的上半年净利润实现负增长或亏损,在上市一年左右实现变脸,占比达19.79%。其中,中小板公司34家,创业板公司22家,沪市主板3家。从下降幅度来看,有28家的净利润降幅度20%以上,17家净利降幅10%至20%之间,14家净利降幅10%以下。其中,南国置业、宝德股份、华平股份、浩宁达、南都电源、柘中建设等6家公司的年净利降幅超50%。降幅冠军南国置业下降了91.16%,亚军宝德股份下降82.07%,季军华平股份下降76.6%。其保荐人分别为:平安证券、西部证券、招商证券。

素有深圳“投行三虎”之称的平安证券、国信证券、招商证券,保荐数量占优,所以保荐客户变脸家数也居前。

有业内人士称,IPO重启以来,主板、特别是中小板、创业板扩容呈加速之势,为争抢承销收入的丰厚蛋糕,券商投行把主要精力放在发行保荐上。此外,由于有的券商把后续的持续督导费用在IPO时已收齐,进而减少了保荐代表人对上市公司进行持续督导的动力,有的干脆把后续督导交给刚入职的保代“交差”。

“直投+保荐”遭质疑

暴富陷入“囚徒困境”

券商“直投+保荐”的业务模式一直备受争议。而随着首批创业板公司11月1日解禁潮的来临,券商将再次被推到“聚光灯”下。

其中,11月解禁的创业板公司包括中信证券旗下金石投资参股的机器人、神州泰岳以及海通证券直投公司海通开元参股的银江股份。国信证券直投公司国信弘盛持股的阳普医疗、金龙机电和钢研高纳在今年12月解禁。

以中信证券为例,金石投资以2772万元、2560万元和15120万元分别入股神州泰岳、机器人与昊华能源。神州泰岳曾以237.99 跻身第一高价股,股价最高时金石投资回报率曾高达17倍,但因为禁售期的限制无法抛售。由于低廉的投资成本,即使根据昨日神州泰岳收盘价59.54元计算,金石投资以13.2元每股的成本持有210万股,也有3倍的回报率。

截至目前,11个“保荐+直投”项目全部过会。券商们在坐收巨大利益的同时,也遭到了投资者对其身份的质疑,不少人指责“保荐+直投”模式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而其在公司上市前突击低价入股、高价发行的赢利模式,有利益输送之嫌。

广东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负责人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保荐+直投模式是国际投行的通行模式,监管层对券商直投提出了制度标准,包括只能以自有资金投资直投子公司,不超过净资本的15%,持有保荐公司股份7%的红线等。所谓存在利益输送的说法并不是事实。

PE内幕交易遭千夫指

保代被推到风口浪尖

从国信证券李绍武案到中信证券谢风华案,券商保荐代表人违规持股产生的PE腐败问题浮出水面,成为媒体和业内人士炮轰的对象。

市场把基于PE的内幕交易称为“PE腐败”,虽然“腐败”的用词有点过激,但反映了投资者对违背市场“三公”原则的的痛恨。

根据国信证券的通报资料,2001年以来,李绍武通过其妻及设立公司等方式,参股已上市公司莱宝高科6万股、轴研科技65万股,以及准上市公司河南四方达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100万股,仅此三项总投入不足143万元,按照目前市值测算金额超过3000万元,投资回报率高达20多倍。

中信证券投行部原总经理谢风华和其妻子华泰联合证券原执行董事安雪梅涉嫌PE腐败案,竟以逃匿的方式逃避监管层的调查,至今没有音讯。

与此同时,一场证券市场监管风暴正在从监管层、证券公司、上市公司等各个方面开展。据统计,证监会今年已先后对5家机构的18名保代和相关签字律师采取了不同程度的行政监管措施。

我是特价圈达人,马上来: 添加品牌  |  添加店铺  |  发布活动  |  发布优惠券  |  发表文章  |  发布问问  |  我来许个愿
关于特价圈| 免责声明| 广告合作|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人才招聘|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意见反馈| 手机版
Copyright 2010-2017 © tejiaquan.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4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