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圈
特价圈首页> 心得分享> 在骗来的爱情中惶恐度日
在骗来的爱情中惶恐度日
人气: 特价圈达人:金小歇 发表于:2014-01-10

  小辉说我大概是得了恐婚症,我知道他没说出口的那句话是什么。我妈妈都跟我急了,说我太傻了,何苦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呢?她说,她知道我心里苦,可现在总算登记结婚不用婚前检查了,等婚礼一办,生米做成熟饭,他们家就是知道你的病,那也只好认了;再说你和小辉的感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应该能体谅你隐瞒病情的苦衷。

  我知道妈妈是为我好,我知道她是站在我的立场上去想问题,我毕竟都27岁了,又有这个病。她知道我的前两次恋爱为什么分手,虽然她和爸爸什么都没明说,但我知道他内心里比我还难过。

  可是人家父母会怎么想呢?要是人家就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也不肯认呢?前不久网上不是就有这样的例子吗?一个乙肝患者因婚前期瞒病情,婚后不久就被配偶告上法庭,婚姻被判无效,还要赔偿配偶精神损失,网上报上到处都转载着,搞得沸沸扬扬的,看得我手脚都哆嗦了。我宁愿一辈子结不了婚,哪怕就这样孤单一人老到魂飞魄散,散失在茫茫人世间,也不要像那个战友死得那么不堪、那么难堪!

  说到这里,心有不肝停下了,美丽的眼睛里蒙上了泪光。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平静下来,对我解释说:“在结婚前夕看到这些新闻,你不知道让我有多震动!”

  我知道我不该欺骗小辉,我知道真正的爱不该自私。可我真的不是恶意欺骗——爱上他之前没必要说:爱上他之后我又不敢说,怕他离开我,而且更糟地是,我们还是一个单位的同事!谁愿意背负着欺瞒惶恐度日呢?我有时也想,如果我们俩不是一个单位,我也许早就还小辉知情权了,可现在怎么办呢?我在单位里的处境和我的爱情成败连在了一起。

  在公司里,没有人知道我是个乙肝患者,没有人知道每一次单位里不管是组织打疫苗还是体检,对我来讲都是天大的事情,都要为逃掉它承受着莫大的心理压力。

  小辉这些天对我明显冷淡了,在单位碰面时脸色也不好看,我知道他是误会了。单位里已有流言,说我眼界高,是在耍傻小子。

  两次推迟结婚,我知道我欠小辉一个让人信服的解释。因为怕把病传给他,平时我也不敢和他亲近,偶尔去他家里,我也总是坐一会儿就走,从来不肯留下来吃饭。他早已对我心生疑云。前天晚上,我约了小辉。当他想吻我时,我还是用力挣脱开了。小辉委屈地问我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知道这句话已压在他心里很久了。

  除了再次拥抱他,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向他表明我的诚意。明摆着的,只要我们还在相爱,我推迟一天坦白,被瞒在鼓里的小辉就会多一分风险

  到底说还是不说呢?晚上我睡不着,就起来上“肝胆相照网”,那里都是些和我同病相怜的人,他们都和我一样挣脱不了HBV这个枷锁,很多战友也曾遇到过我现在这样的难题。

  大多数的战友都倾向于支持我坦白:爱一个人,就不该欺骗啊,就该为他的健康着想啊!大多数的战友都说:如果你坦白后他离开你,说明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爱!你一定能等到一个真爱你的男人!

  小辉是那个对我不离不弃的人吗?晚上下班回到家,我把自己反锁在自己的房间里,一遍遍地回忆我和小辉恋爱的细节,想从中找出小辉爱我爱到不忍放弃的依据,但往往,我好像终于确定他是那个真爱我的人了,但拨通他电话想告诉他的那一瞬间,我又会突然对自己的判断怀疑起来。

  这样的心理折磨简直能让人疯掉!

  在小辉之前我曾有过两次恋爱。

  第一个男友是我的大学同学,当我鼓起勇气把自己有乙肝的事情告诉他时,那时我们的感情已经很深了。我以为他会体谅,没想到他的愤怒和恐惧超出了我的想象。

  这么说吧,不知他从哪里听说汗液也会传染,他从此吓得连我的手都不敢拉了。而且还隔不了多久就往医院跑,检查自己有没有被我传上乙肝。按说他打了乙肝疫苗后该放心了吧,谁知他仍然变得草木皆兵,每次和我约会后,回到宿舍,他做的第一件事必然是一遍遍洗手,赶紧拿消毒液浸洗刚穿过的衣服

  也难怪他害怕。在一般人看来,乙肝病毒就像一颗隐形炸弹一样,知道它的存在,但又找不到它。你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炸,所以和我这周身都是隐形炸弹的人在一起,他胆战心惊也可以理解。但理解归理解,我还是感到了伤害和羞辱。

  鉴于每一次恋爱的教训,在第二次恋爱刚刚萌芽时,我就把我的病情告诉了男友小苇。他是个温和开朗的男孩子,我们一直非常投缘。虽然他也曾犹豫过,但最终因为感情,他还是战胜了内心的恐惧。我以为我们会一直相爱下去,谁知,遭到了他父母的空前反对。

  那年春节,禁不住小苇的央求,我随他去了济南过年,他的父母对我的欢迎非常隆重。但我的幸福感仅仅维持了半天,就被一下子抛到一个难堪的境地。

  那天饭前,小苇为我准备了两只碗,两双筷子。虽然在他父母狐疑的目光下我很尴尬,但为了他们的健康,我也只能这样。饭后,我用的碗也是单独刷、单独放的。

  禁不住父母的盘问,小苇竟然把我的病情告诉了他的父母!“因为这事,我到今天都不能原谅小苇。”事隔3年,说起这事,心有不肝还是耿耿于怀,“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自己被出卖了。我知道他早晚得让他父母知道这些,但毕竟我当时在他家里,他就不想想,他这样实话实说,让我怎么办呢?”

  他妈妈果然一听就急了,说,你没被传上吧,小苇?这个病可是传染的,还母婴遗传,这不把我们家都害死了吗?说着就抹起眼泪来了。他爸爸也说,乙肝、肝腹水和肝癌这可是三步曲,会死人的。

  那个场面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时我是无处可逃,只能飞快地到阳台上,我深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地吐出来,我暗暗对自己说,大过年的,我可千万别掉泪呀,这可是在别人家里,好歹也要熬过这两天!

  小苇也百般宽慰我,说他一定会说服父母的,让我一定要忍耐,在他家把这个春节过完。我度日如年,我一再忍耐,我知道我若赌气走了,我跟小苇结婚的道路可能走得更加艰难。可是任我怎么努力,都再也换不来他母亲的一个笑脸!

  好不容易熬到了正月初三。离开他家的那天,我们还没动身,小苇的妈妈就开始用滚开的热水烫我用过的被褥,我用过的餐具也被扔进了垃圾桶里。

  我难堪地看着他妈妈在那里忙碌,感觉那烫泡的,就是我的灵魂。我知道在小苇父母的眼里,我已成了要害他们儿子的一个全身都散发着乙肝病毒的瘟疫了!我能理解,我不怪他们。说真的,有时一想起自己身体里的那些病毒,真是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就恨不能跳进开水里,让我的生命连同那些身体里的病菌一块儿烫死!

我是特价圈达人,马上来: 添加品牌  |  添加店铺  |  发布活动  |  发布优惠券  |  发表文章  |  发布问问  |  我来许个愿
关于特价圈| 免责声明| 广告合作|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人才招聘|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意见反馈| 手机版
Copyright 2010-2017 © tejiaquan.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42614号